Snoldelev Stone from the Semiotic Viewpoint


我不能辨识如尼文字(Runes),也不懂符号学。如果本文的标题引发了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我愿意为之道歉:我即将写下的一切与学理无涉,它只关乎一些有趣的事实,以及它们之间的微妙联系。
我总有这样一种感觉:语言、文字和符号(包括梵文、Leibniz确立的微积分记号、ZFC公理体系范畴论Python)生活在比人类更深的某处。

本文源于一次闲谈。愿林香蕉老师赐福于EG老师,并使其平安!

收藏于丹麦国家博物馆Snoldelev石刻(约公元9世纪)是丹麦现存最古老的如尼石刻之一。石刻的内容包括3部分:2行如尼文字,3只互相勾住的角杯以及1个卍 字符

StoneSnoldelev石刻

Snoldelev_stone_drawingSnoldelev石刻(绘图)

卍 字符在文化圈之间的扩散现象(cultural diffusion)向来是饶有兴味的学术课题,印象中时常会看到诸如“太阳崇拜之为集体无意识”之类的讨论——当然非我所能置喙。近代卍 字符经历了一个符号所能经历的最大规模的流行化,相关领域的研究兴趣自然更浓了。

依照Weyl在他的名著Symmetry里的思路,或许应该对符号学中的“对称”概念稍作探求。作为SO(2)离散子群\Bbb Z/4\Bbb Z自然是容易理解的,唯一的微妙之处在于O(2)SO(2)的区别,用通俗的话说,镜像对称之间的区别。一般地,我们对半单Lie群的离散子群已有相当的了解(例如Margulis的超刚性(superrigidity)和算术性(arithmeticity)定理),理论几乎允许我们分类所有“对称符号”——可惜在此之前,我们的视觉想象力早已到达极限!

3只互相勾住的角杯是一个不完整的Borromean环(Borromean ring, 因出现于北意大利贵族Borromeo家族的族徽中而得名)。国际数学联盟(IMU)现如今采用的Logo即是一个Borromean环(由John Sullivan设计)。

Snoldelev-three-interlaced-hornsSnoldelev石刻上的3只角杯 (示意图)

Coat_of_arms_of_the_House_of_BorromeoBorromeo家族的族徽

IMU-Bthe Logo of IMU (since 2006)

扭结理论中,Borromean环是最简单(因而也最知名)的Brunnian链环,后者指的是这样的非平凡链环:去掉任意一个环都可以解开整个链环。
Brunnian链环在链环同伦意义下的分类已由John Milnor完成。
Milnor  Link Groups

Borromean环的上述拓扑性质使其成为一个备受青睐的符号。在神学上它被广泛用于表示“三位一体”(trinity),Jacques Lacan则将其采纳为精神分析学的拓扑图腾:三个环分别代表现实(reality)的三个部分,实在的(real),幻想的(imaginary)和符号的(symbolic)1

我希望再举一个来自流行文化的例子。在知名游戏Sid Meier’s Civilization 5中,丹麦文明的领袖是传奇英雄Harald Bluetooth,而丹麦文明的旗帜则取自Snoldelev石刻上的3只角杯。

蓝牙文明5中的“蓝牙”

丹麦文明5中丹麦文明的旗帜

最后,关于Snoldelev石刻上的2行如尼文字。如尼字母表有Elder Futhark(2至8世纪)和Younger Futhark(8至12世纪)之分,Snoldelev石刻反映了过渡时期双表并用的情况:同一个字母h在石刻中有ᚺ (Elder Futhark)和ᚼ (Younger Futhark)2种写法2

90年代中期,几大IT业巨头试图在手机与电子计算机之间建立一个新的无线通讯标准。Jim Kardach提议将这种无线通讯标准及其相关技术命名为Bluetooth,“蓝牙”。Harald Bluetooth统一了丹麦诸王国。Kardach希望这项发明也能在通讯协议领域达成同样的伟业。
Kardach  Tech History: How Bluetooth got its name
依照Younger Futhark,Harald Bluetooth的姓名缩写B.H.应该写为ᛒ ᚼ,将两者组合在一起的结果是Bluetooth

古代英雄和现代智者的野心重叠在了一起。

符号有着不易觉察的重量。


  1. 后现代哲学对数学概念的滥用几成风气。就我个人而言,此前和Derrida打交道的不愉快经历让我对此类“理论”产生了深切的怀疑。无论如何,我愿意秉承“不知为不知”的态度,承认我对Lacan理论毫无了解。如若在表述和翻译上有不够圆妥之处,还请批评指教。 
  2. 如果Chrome无法正确显示如尼字母,可使用Firefox浏览本文。 

3 thoughts on “Snoldelev Stone from the Semiotic Viewpoint

  1. molikto says:

    | 语言、文字和符号(包括梵文、Leibniz确立的微积分记号、ZFC公理体系、范畴论和Python)生活在比人类更深的某处

    having the same feeling. anyway, self-learning categorical model of homotopy type theory

  2. Tingran Gao says:

    上月方知Jacques Derrida有个堂兄Bernard Derrida,在统计物理的random energy model方面做了许多工作: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ndom_energy_model

    • 啊,许久不见您老!问好问好!(此刻的心情,一如当年的小粉丝见到了偶像学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