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ich Hirzebruch (1927-2012)


Friedrich Hirzebruch (1927-2012)

我很吃惊:今天在blog统计搜索引擎的数据栏里竟发现了“悼Hirzebruch”一项。略一查询,才发现老先生已于上个周末(2012年5月27日)去世了。愿他的灵魂得以安息。

上世纪50年代,一批后来纷纷成为名宿巨擘的年轻数学家开始展露头角。这份“黄金一代”的名单里有Grothendieck, Serre, Atiyah, Milnor, 等等,Hirzebruch自是其中耀眼的一位。他在复代数几何中的诸多贡献,尤其是围绕Riemann-Roch定理所做的系列工作,以及他与Atiyah合作创立的拓扑K理论,无疑都会“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这个blog之前介绍过的Hirzebruch的工作包括:

Hirzebruch-Riemann-Roch定理

Hirzebruch号差定理

拓扑K理论及其应用(他与Atiyah就拓扑K理论的通信也已有电子版本)

尤其令我感佩的是他放弃了美国的优渥条件,毅然回到德国创建了Max Planck Institute——对中国人来说,这似乎是特别熟悉亲切的场景。 无须讳言,这对他的数学工作有百害而无一利:此后他鲜有堪与早年成就相提并论的工作。但也正是这种“牺牲”,使得源远流长的德国数学传统在惨遭毁灭性打击之后逐渐恢复了元气。套用周坚老师的话,真可谓“一人以兴邦”。

哲人其萎,令人伤感。但数学不老,我们所能做的,正是让火炬代代相传。即使我无缘亲炙宗师风采,但阅读Topological Methods in Algebraic Geometry时酣畅淋漓的体验曾向我证明了某种不朽的存在。

谨以这篇短文,悼念这位伟大的数学工作者。Riemann与他同在。

6月12日附识:

6月11日的纽约时报报道了Hirzebruch去世的消息。个人以为,就一篇面向非专业人士的报道来说堪称informativ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